话题

实锤! 杜鲁多成为加拿大首名违法总理,大选已凉

就在特鲁多涉嫌干预司法的SNC-兰万灵事件即将淡出公众视野之际,联邦道德委员会官员Mario Dion 突然对外宣布,发现特鲁多试图影响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SNC-兰万灵事件中决定的新证据。

在8月14日(周三)Dion发表的报告中,他指出,有证据表明特鲁多使用很多方法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王州迪。他说:“特鲁多直接地或者通过他的高级官员们,使用各种手段对王州迪女士施加影响。总理及其办公室的权威被用来规避、破坏并最终企图诋毁王州迪作为首席法律官员的决定。”

Dion 发现,特鲁多通过一系列明目张胆的举动企图让王州迪和SNC-兰万灵公司达成协议使此公司避免刑事起诉。这一做法违反了《利益冲突法》第9条。该条法规禁止任何负责决策的政府高层官员试图通过影响他人的决定来不正当地促进另一方的私人利益

作为调查的一部分,特鲁多在接受Dion采访时否认他曾试图以不当方式影响王州迪,相反,他认为王州迪没有充分考虑与SNC-兰万灵谈判延期起诉协议的可能性——这在他看来是为了公共利益,所以王州迪应该被提醒有其他方式可以取代起诉该公司的不法行为。

在特鲁多律师提交给Dion的一份意见书中,总理告诉Dion,在SNC-兰万灵事件通过媒体报道公开之前,他就担心王州迪作为司法部长的能力,而且他对这位部长和其他内阁同事之间的摩擦感到十分困扰。

特鲁多的法律顾问还提出,王州迪女士没有很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作为司法部长,她没有熟知所有相关事实,并做出独立的、有意义的决定,而是对检察长的决定言听计从。

特鲁多表示,他担心刑事诉讼会对SNC-兰万灵的员工、股东、客户和供应商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威胁到该公司持续生存的能力。

Mario Dion

在调查中,Dion发现,当时担任SNC-兰万灵公司律师的前最高法院法官Frank Lacobucci准备了一份报告,在联邦自由党政府提出《刑法》的修订法案后(2018年2月,改修订法案允许签订延期诉讼协议或补救协议)想要提交给王州迪,其中概述了她“参与司法案件的合法性”

另一位退休的最高法院法官John Major准备了一份报告,说明拒绝与SNC-兰万灵公司签订延期诉讼协议是否“非法”。这两份报告都已送交总理办公室。

王州迪表示自己从未看过这两份报告,特鲁多说自己也没有看过,但是来自法官的法律意见使他相信王州迪指示检察官去考虑其他法律选择是合法的行为

王州迪

在2018年9月17日关于法律事务的会议上,特鲁多提醒王州迪,他是魁北克省的议员。Dion解释这一说法是总理试图提醒她,这一事件会对魁北克省乃至联邦政府产生重大的影响,后果不可估量。

Dion指出,有关2019年联邦大选的进一步谈论更是证明王州迪受到特鲁多的巨大压力,要求她促成有利于加拿大自由党的结果。Dion说, 特鲁多和他的工作人员都通过政治角度来分析、处理SNC-兰万灵事件,认为需要设法保护政党的利益,而不是将该事件看为一个法律问题留给加拿大检察院处理。

Dion指出“特鲁多和他的高级官员们反复干预,想让司法部长给出解决办法,即使她拒绝介入此事。这让我确定这些行为就等同于指导政治方向。

在SNC-兰万灵事件的讨论中,特鲁多只与王州迪进行了一次面对面互动,但总理办公室的其他成员和财政部长Bill Morneau显然按照特鲁多在2018年9月设定的方向行动,试图影响王州迪的决定。而且在相关法律程序开始时,也没有收到停止与王州迪交流的指令。Dion表示,他将不再对这些人进行调查。

有网友表示,SNC-兰万灵事件和美国的政治丑闻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但特鲁多向王州迪提到自己是某某党派的议员,是不是在傲慢地表示“我的权力是不可动摇的,你们就应该听从我的命令”呢?

距离今年10月大选只有2个多月,根据CBC的民调跟踪指数显示,杜鲁多领导的自由党近日名望不断回升。 虽然自由党综合民调目前落后一个百分点,但由于选票分布等原因,CBC新闻预测,如果今天进行选举,自由党将会有57%的机会胜出,而保守党胜出的机会则只有40%。

这一实锤对特鲁多和他再次当选到底有多大影响?至少他的名声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