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扫码
手机浏览&分享
APP体验更丰富APP QRcode
Scan QR-Code Open in Mobile

惩罚加拿大完整指南-耍Q-耍出你的范儿_分享你的福利

周银(Carrie)2018-12-17


文/霍炬 丨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

我在加拿大生活了不少年,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让很多人开始注意到了加拿大。于是我收到了来自朋友们的各种问题,从如何抵制加拿大,到加拿大为什么这么傻。诸如此类。挨个答复比较麻烦,干脆写一篇文章。

通常我更愿意写科技相关话题,不写社会和历史话题,一方面是我不是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员,很多东西未必准确,另外一方面,跟科技不同,这类话题难以保证足够客观,必定带有个人视角,从而引起更多争议。所以我尽量保持拿事实和数据说话,少发表个人看法,但是个人看法必然无法避免,所以还请批判阅读。以上是正文开始之前的一点点声明。

除了加拿大鹅还有什么能抵制吗

按照我国群众最近这些年流行的做法,对一个国家不爽的时候,就在商业上抵制他,不让你赚钱,看你服不服。轮到加拿大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市场上找不到什么加拿大产品可以抵制。于是加拿大鹅不幸成了第一目标,但实际上加拿大人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喜欢加拿大鹅,因为使用捕兽夹捕捉郊狼被认为非常残忍,加拿大人抵制加拿大鹅一直比亚洲人民激烈的多…所以抵制加拿大鹅,可能甚至会收到大量加拿大人的感谢。那么除去加拿大鹅,为什么找不到加拿大产品可以抵制,我们不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吗?我们是金主爸爸对不对?

一张图就能解答这个疑问。

如图所示,中国确实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但是总额只占加拿大贸易总额的4.3%,第一名的美国,占76%。第三大贸易伙伴的英国,和中国没差多少,第四名日本和第五名墨西哥,加起来也跟中国没差多少。再考虑到加拿大-欧盟自由贸易协定早已生效,欧盟做为一个整体是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数额是加拿大-中国贸易的1.5倍左右。如果比较贸易增速,中加贸易这一两年增速不错,但是增速比不上欧盟,比不上墨西哥,甚至还比不上韩国。

更神奇的事情还在后面,看下图

这是中国公布的贸易数字,中国和加拿大统计方法不同,最终导致数额有一定区别,前面列的是经过调整的结果,这个是中国公布的未调整结果(即中国认为进出口平衡性更好的统计方法),虽然看着比例大了一些(距离和美国仍然是零头),但即使按照中国的统计,加拿大购买中国的东西远远多于加拿大卖给中国的东西,在中国统计下,加拿大向中国出口236亿加元,加拿大从中国进口708.9亿加元,加方贸易逆差高达472.9亿加元(353.35美元)

同样用中国统计数字,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国货物出口为4298亿美元,货物进口为1539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为2758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中美贸易历史最高点,已经到了川普痛骂中国占便宜,引发贸易战的地步。

但是按照贸易比例一比,美国承受的对中国贸易不平衡比加拿大还好了一些。从加拿大的视角看,中国是加拿大贸易伙伴中加方逆差最大的,在加拿大这也是多年来的重大社会议题。光说数字可能还感受不到有多大,我们换一个对比方法,中国是加拿大第一逆差国,从第二名开始后面10个国家加起来总数都没一个中国造成的逆差大。

但是加拿大承受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和美国那样威胁过中国吗?完全没有过。加拿大唯一做的事情是总理数次到访中国,希望能开始谈判中加贸易协定。理论上川普对中国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加拿大都有资格说,有资格做,甚至单从利益角度考虑,应该一开始就加入美国对中国的关税战才符合加拿大利益。

如果在细致看贸易数字,加拿大出口给中国的,主要是木浆,油料作物,基本上都是粗加工产品,跟普通人完全没关系。加拿大从中国进口的东西,第一大是电脑设备,第二大通信设备,其他的都是服装玩具之类的。电脑设备很大一部分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产品,通信设备中华为占了不小的比例,加拿大和华为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这个也放在后面说。简单概括就是,中国从加拿大进口的难以替代,加拿大从中国进口的替代很容易。这就出现了一个尴尬的状况,无论是“我不买你的东西穷死你们”,还是“我不卖你东西饿死你们”这两种中国网民常见的逻辑,对于加拿大都不适用。

按照我国人民最喜欢的金主爸爸教你做人的路数,加拿大才是真的金主爸爸。只不过这个金主爸爸脾气比较好,你占了它的便宜还骂他,但是他不会用一样的方式回骂你,甚至不会像美国那样盛气凌人的教训你。

抵制加拿大产品很难的原因你已经知道了,要抵制一个贸易结构如此特别的金主爸爸确实不容易。至于加拿大鹅,那点份额进不了贸易统计排行榜的。

加中贸易能到这个比例,已经是现在是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上台之后的结果了。上一任加拿大保守党政府,对中国可不怎么友好,哈珀总理甚至抵制了2008北京奥运会,不参加APEC,不参加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就是一切在中国召开的重大活动哈珀一概不参加,哈珀的保守党政府统治的12年,对中国的冷漠程度远远超过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那个时候中国反而没有跟今天一样铺天盖地的批评加拿大,难怪特鲁多总理的政治对手,哈珀的继任者,保守党党魁希尔这几天在媒体上大骂特鲁多无能,说特鲁多对中国的美好而幼稚的幻想应该破灭了,特鲁多的主要错误就是对中国太软弱了。

如果谈到两国关系更长远的历史,尴尬的事情就更多了。加拿大是第一个向中国开放市场的西方国家,在那个西方对中国禁运的大背景下,这个做法有点类似今天的中东国家的“石油换食品”协议。但当时中国可没有石油,准确说没有任何值得出口加拿大的东西,加方只能开放了自己受保护的纺织品市场一部分份额给中国,这还引发了安省魁省两大省的国内抗议。加拿大帮中国挑选货品,解决了一堆各种政策问题,最终让中国得以开始和西方世界做贸易。

这段历史,中、美、加各自有自己的版本,对动机和得失描述不太一样,但事实本身没问题。中文能找到的描述是这样:“加拿大政府为了维持双方贸易顺利开展,提出以多边或“三边贸易”的形式,帮助中国扩大出口,平衡小麦贸易形成的逆差。具体地说,加拿大将建议第三世界国家,特别是与自己关系较好的拉美和东亚国家,购买中国的工农业产品。就这样,中、加贸易的恢复,为打开东南亚和拉美市场奠定了基础。”

从历史看来,加拿大不仅是中国外贸的恩人,还是师傅。

而今天我们竟然到了要跟这样一个国家打贸易战,抵制其产品的地步。于情于理都很难说的过去,更别说现在加拿大现在还承受贸易逆差,打也不可能打的过。在这些数据和历史的对之下,用贸易惩罚加拿大这个想法,显得忘恩负义又狂妄自大。

如何才能抵制加拿大产品?你只有先跟他做朋友,成为更好的贸易伙伴,至少先解决中加贸易逆差问题,之后才能有的抵制啊…

二 加拿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写到这里,我相信很多读者会发现自己对加拿大完全不了解。这不奇怪,很多在加拿大生活的中国移民也对加拿大并不了解。这种不了解一方面是中文信息的劣质,另外一方面也是加拿大刻意保持低调的结果。

中国人往往认为加拿大是个跟美国差不多,但只是美国的附庸国家。但实际上这是严重的误解。加拿大和美国地理位置接近使得双方必然有更密切的关系,但是加拿大和美国是完全不一样的国家。150年前加拿大成为一个国家,其重要动机就是北美大陆北方居民们决定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真正的国家来抵抗美国的入侵。在美国成立的200年里历史里,美加政治周期还经常相逆,结果是美加两国关系不太好的时候和特别好的时候比例差不多。

加拿大在整个世界上看都算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它的特殊在于,由于其特殊的历史,加拿大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可以抛弃意识形态,和所有国家保持良好关系的国家。

加拿大人经常会说“坚持加拿大价值观是最重要的事情”,什么是加拿大价值观呢?具体一点说底线大概只有三条:

  1. 法律高于一切
  2. 人权高于一切
  3. 维护多边主义和多边体系

那么2和1放在一起的时候哪个更高?答案是:2 是写在 1 里面的。如果你读过各国宪法,大概会发现加拿大宪法的特殊之处。通常宪法第一部分是国家和法律架构,但加拿大宪法的第一部分,是《权利和自由宪章》。国家架构都要往后放。历年来各种民意调查结果也是如此,加拿大人最自豪的东西,第一名永远是《权利和自由宪章》。

法律高于一切就是说所有人必须依法办事,加拿大法律需要议会完成立法,通常带有细致的执行细则。比如司法部长职责上是可以决定一个人是否按照引渡法被引渡,实际上这个自由裁量权一样在法律制约之下,引渡法明确指出了决定不引渡的原因是那些情况几条。如果司法部长说“因为国家利益,所以我决定不引渡”这大概就有违法嫌疑了。加拿大是世界上少数几个真正尊重国际法的国家,国际法和司法协议,在加拿大一定会被彻底执行。

2008年的哈桑·迪亚布引渡案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哈桑·迪亚布是加拿大公民,被法国政府要求引渡,官司打了几年,法官甚至公开表示“法国政府提供的证据很弱,基本不可能定罪”,但是按照引渡法,加拿大法官不能考虑证据本身,只能考虑引渡条件是否达到。很不幸,引渡条件完全符合,于是迪亚布被引渡到法国。法国政府把人关了3年,最后也觉得证据不足,于是并没有起诉他,在今年1月份干脆直接撤案把人放回了加拿大。

这个案子在加拿大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映,人们质疑引渡法是否合理,是否引渡条件过度宽松。但是法律即使有缺陷也是法律,它还是得被执行,直到国会投票修改法律之前,有缺陷的法律仍然高于一切的。对于其他国家可能很难理解加拿大为什么这么做,如此认真执行法律看起来有点犯傻,而且经常吃亏。但是从加拿大人的角度看,就会觉得这种行为非常合理。什么是加拿大最大的利益?就是长期稳定保持和所有国家的正常关系。做到这一点的路径就是坚守加拿大价值。个别案例确实会导致利益受损,但放在一个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中看,所有人都会愿意和一个底线清晰,非常和平,没有威胁的国家做朋友,这就是加拿大的长期最大利益。

英语世界有个说法是:如果你跟加拿大做不成朋友,大概就和谁都做不成朋友了。和美国不同的是,加拿大从来没有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别人,也没有想在其他国家树立“加式民主”样板。加拿大对其他国家的要求无非是“希望你理解我们尊重人权的立场”,这在美国看来简直是软弱无能,但加拿大认为世界总是会慢慢发展的,我只要把自己做成一个足够好的样本就行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加拿大是第一个和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加拿大可以和美国死敌伊朗也曾经保持过比较好的关系,和美国死敌古巴也保持了比较好的关系,甚至北约轰炸卡扎菲政府的时候,加拿大和他们的外交关系都没有断绝。

这些行为使很多人认为加拿大是一个弱小的国家,它总是站在各种国际组织后面,显得存在感很弱。但现实中的加拿大,是世界面积第二大的国家,只有3000多万的人口,GDP总量长期保持在全球前10名,是GDP前10名国家中人口最少的一个。和澳洲新西兰以资源和农业为主的经济模式不同,加拿大除了有大量资源,还有完整工业体系,能造高铁,地铁(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中很大一部分使用的是加拿大庞巴迪技术)核电站,各种重工业一应俱全,并且是世界第三大飞机制造国,第四大汽车制造国。不仅传统重工业,就算AI之类的新鲜东西,加拿大一样是最强的国家之一,引领这一波AI热潮的深度学习,基本上可以被看作是起源自加拿大的技术。

同时加拿大几乎是一切重要国际组织的成员,甚至是创始成员,加拿大是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北约创始成员,G7,北极理事会,五眼联盟…。这不是炫耀它的地位,而是解释前面说的3,只参加多边行动。二战之后,加拿大决定改变军事策略,只加拿大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创始者,因为加拿大反对单边军事行动。加拿大甚至考虑过直接退出北约,不过最后还是留下了。但从那之后,加拿大开始努力削减军力。二战之后加拿大有世界第三大海军和第四大空军,但是之后几十年连续裁军,连本来拥有的航空母舰都放弃了,只专心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加拿大没有主动挑起过战争,却参加了这100多年来所有人类重要的战争,尽管每一次都不是为自己作战。

加拿大有一个得意的称号:“世界上唯一有实力和资格建造核武器,但自己选择了不去制造的国家”。很多人不知道,制造核弹的曼哈顿计划是美国和加拿大共同完成的。双方都提供了资金,技术,科学家和工作人员。但之后加拿大不仅不想制造自己的核武器,反而转身投入限制核武器的游说行动。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多次痛骂当时的加拿大总理老特鲁多(现总理的父亲),里根认为老特鲁多跑去华约组织国家谈裁撤核武器是愚蠢的,不过最后老特鲁多成功了,裁核以及核不扩散公约最终成了现实。

如果你关注加拿大有关的新闻,会发现“我们是司法独立的国家”,和“坚守加拿大价值”这两句话几乎出现在每一次事件的政府声明中。加拿大把这些价值观看的远高于短期利益,损失短期利益肯定难受。但如果出卖加拿大价值观换利益,那么这个国家的基础就消失了,此时利益就变得毫无意义。如果能理解这个关系,就能理解加拿大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普通人,在很多事情上表现出的奇怪的甚至看起来经常犯傻的行为逻辑。如果用中国的视角看,无论是裁军还是放弃航母放弃核武器,都是傻的不能再傻的行为,但从加拿大视角看,这些事情都做的对,都是在维护加拿大价值。

比如,今年加拿大国内BC和AB两省因为石油管道产生争议,最终闹上了法院,总理表态就是“我们是司法独立的国家,法官会做最终决定的”,但很遗憾,法官判了联邦政府败诉,石油管道就此搁浅。以正常国家看来,修石油管道是重大国家利益,政府怎么能输掉呢?但加拿大政府就是会输掉官司,而且输了之后毫无办法,只能回去修改方案再来一次。这也被看作特鲁多总理一大政治失败,联邦政府连自己的官司都没法影响司法,又如何能影响其他案件呢?

加拿大对自己的国际定位决定了加拿大必须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但是又不能和美国一样去主导世界事务。在这个定位下加拿大的具体做法就是坚持自己的一套价值观,严格按照这个价值观做事,参与协调各种事务和加入各种多边组织。通俗的话说就是“我告诉所有人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什么,之后我可以接受你跟我不一样,在这个基础上,交最多的朋友”。这是加拿大保持自身地位的最好办法,从一战之后加拿大国家价值逐渐成型,一直到今天,这套国际事务参与法是成功的,并且塑造了加拿大目前的友好、热爱和平、可信赖的国际形象,坚守加拿大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始终是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