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n QR-Code Open in Mobile

加拿大顶级私校爱普比(Appleby): 培养学生出色领袖能力是特色

大多伦多地产2018-5-19


(原文作者:Appleby老师吴一勤)每当和中国学生的家长们聊天时,通常家长们第一关心的问题是我们学校每年有多少学生考取美国藤校。很少有家长问起学校在哪些方面为他们的孩子提供培养领袖能力的机会和手段。这个现象表明了我们目前大陆对中学教育的概念还停留在如何送学生上大学这一层次,而没有意识到大学教育只是人生旅途的一个驿站。一个人在事业上的成功,最终还是要看他(她)的综合能力。而领袖能力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尽管不是每个人对领袖能力的定义是一样的,但我相信大多数人会同意,一个在职场上成功的人必须懂得如何和他人有效沟通;如何展现自我,如何和不同背景,不同意见的人共事;如何在关键时刻敢于做决定和选择正确的人生观。无论你在大学毕业后是为他人打工还是自己创业,你的这些能力的体现就决定了你在事业上能走多远。而我个人认为,这些能力都是领袖能力的一部分。


西方的教育一直是重视培养学生领袖能力的。这一理念在公校和私校是没有区别得。但由于资源(经费和教师-学生的比例)的差别,私校在这方面是绝对比公校做得好。这也是很多当地在事业上成功的家庭要把他们的孩子送私校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他们在自己身上看到了领袖能力的重要性。而在加拿大众多的私校里,我个人认为,我们学校在这方面又是做的最出色的。我就以下的几个方面和大家介绍我们学校在这方面的特色。


一.大量提供让学生锻炼领袖能力的机会

注重培养学生领袖能力是我校办校理念的一个重大组成部分。为此,学校为每一位学生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去提高和展现他们的能力。这些机会首先从课堂里开始。我们学校每班的学生不超过20人,大多数班的人数在1516人,有些更少。这样学生们有很多机会向老师提问,回答老师或其他同学的问题,和其他同学组成小组做课题和向全班介绍课题等。在这样的环境下,学生们逐渐地学会自觉地参与和怎样有效地和他人沟通。学校不光要求每位老师积极鼓励学生的参与,更在细节上绞尽脑汁为学生和老师在这方面创造条件。下面是这方面的几个例子。

 

我校所有的英语班采纳了美国新罕布什尔州(NewHampshire)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Philips Exeter Academy(一所历史悠久,有名望和创意的私校)的哈克尼斯圆桌(HarknessTable)教学方式。哈克尼斯(Edward Harkness)是美国的慈善家和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的校友。他创导的哈克尼斯圆桌教学方法的核心就是上课时老师不再站在课堂的讲台前讲课。老师和学生们一起围坐在一个椭圆形大桌旁(见下图)。一般是老师先解释本堂课要讨论的课题,然后学生们就着课题发表自己的见解和看法。当不同的看法出现时,老师要及时,有效地引导学生对自己的观点做进一步的阐述和论证。

                                     


我把我曾旁听过的一次英语课的经历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是一个毕业班(12年级)的英语课。任课老师一开始先提醒大家上一节课给大家布置的回家作业,那就是阅读他们正在学的一本英语原著的几个章节,并让大家把书翻到特定的一页,然后希望有人先来分享一下对这几章的大致理解。立刻有一位男学生举手。他先大致阐述了他对这几个章节的理解,有条有理。他的话音刚落,马上一位女学生发言。她先表示基本同意刚才那位男同学的观点,并同时又加入了她对这几章从不同角度的理解。在此时,任课老师让这位女学生找出原文中的具体段落来认证她的观点。当她一下子没能做到时,另一位男生接着她回答了这个问题。任课老师接着肯定了这几位学生的发言,并圈点了著作中的某一段落,要求大家评论这一段落的特定含义和它的文化和历史背景。沉默片刻以后,马上又有几位同学从不同的角度把自己对这一段落的理解做了阐述。任课老师在相当数量的学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后,把他自己对这一段的理解和确切的背景告诉了同学,这样纠正了刚才发言中一些同学的误点。接着,一位同学向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任课老师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邀请其他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马上又有几位同学争相要求回答这个问题。


到这时,整个班上的12位同学(哈克尼斯圆桌设计的最多数量的学生)只有个别的还没有发言。这时,任课老师要求这几个还没有发言的同学轮流朗读下一章节的几段,并要求他们发表对这几段的分析。我的观察告诉我,班上的学生对这样上课的形式已经非常习惯了。当一位同学在发言时,其他的同学要么是在认真地听,要么是用电脑笔记本做一些笔记。临下课前,班上每一位同学都发了言。班上仅有的一位中国女学生虽然并不是非常的活跃,但她发言时有板有眼,受到了老师和其他同学的肯定。我认为,长期在这样环境下锻炼出来的学生,他们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又能以事实认证自己的观点,并能有效与不同意见的人进行交流。这些都是领袖能力的一部分。


当然我们学校不是所有的课程都是采用哈克尼斯圆桌教育方式的。但在每个教室结构的安排上,校方是动了不少脑筋的。一是每个教室的课桌和椅子全是有轮子的。这是为了方便老师为了不同的教课内容采用不同的安排。需要授课时,课桌就会排成行(下图一)。如果老师希望学生开展一些小组讨论,立刻课桌就可以分成一块一块的形式(下图二),热烈的小组讨论马上就开始了。


 


                               

     

      

同时,每个教室除了正面的墙上有白板供老师写字和投影电脑里的文件,周边的墙上都安装了白板。这些白板对让学生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对课程内容的理解程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时也让老师能尽快地,大面积地了解学生的理解和掌握能力。比如在我物理班上,我经常是讲完一个关键的概念后用一个实例进一步阐述这个概念的应用。然后,我会让学生们或以小组或以个人的形式分别到教室四周的白板上解答我给他们的一些练习题。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一目了然地观察到班上学生对概念的理解和解题的方法和思路。经常我会让某一位同学向全班解释一下自己解题的思路,这样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也得到了提高。另外,我会保证每次分小组时不会有相同的学生在一个组里。这样班上的学生会有机会和不同性别,能力和背景的同学在一起工作。而这也是领袖能力的重要一部分。


课堂是培养和锻炼学生领袖能力的一个重要场所。而在我们学校,课余俱乐部则更是学生们大展身手的地方。我们学校全年为学生提供大约有八十个左右的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分成六个部分。它们分别是“艺术和设计课堂以外,“社区服务”,“环球公民”,“愉快生活”,和“未来领袖”。俱乐部的创建除了学校规定的一部分,如合唱团学生大使,其他的都由老师或学生提出提案,经学校批准,就可以招收学生参加。每个俱乐部基本上每周活动一次。每个俱乐部由至少一名老师负责监管和协调,由学生领袖负责具体事务和安排每次活动的内容。而负责老师的功能就是引导和帮助这些学生领袖朝正确的方向去提高和完善他们的领袖能力。比如我曾参与过的国际学生俱乐部,他们俱乐部其中一项活动是筹划和安排每次全校范围内的对各国重要节日的庆祝活动。这些活动经常是在学校的食堂里,晚餐前后举行。活动的组织者要从对活动的宣传,活动内容的设计,会场的布置以及晚餐的餐单做出具体和实际的策划并一一落实。每一次活动的过程也是提高我们学生领袖能力的一个过程。



再以我校模拟联合国俱乐部为例。这个俱乐部每年要在我校举办一个有多伦多周边私立学校参加的一次模拟联合国会议。这个会议的规模就像是一个迷你联合国大会,需要动用大量的参赛者和志愿者。整个会议从向外校发出邀请,落实评委,到主会场和分会场的布置,分配,协调以及商讨论题的定位都有俱乐部里的学生负责。可想而知,俱乐部里参加筹备这样一个活动的学生将会得到怎么样的一个锻炼啊!

 

除了课外俱乐部,参加学校的运动队和社区服务活动也给学生们带来了进一步锻炼和提高他们领袖能力的机会。每个学期结束前,学校都会召开一个全校大会,表彰那些在运动队和社区服务团队中表现优秀并对团队有显著贡献的学生,并给予他们一个荣誉称为彩色” (colours)得到这个荣誉的学生在来年可以穿上与众不同,带有条纹的校服(见下图)。


 

而得到这个荣誉,不光要竞技技能出色和服务态度优秀,更要在团队内展现领袖的作用。我已在学校担任羽毛球队教练二十多年了。有一年,队上来了一名技术非常出色的年轻运动员,比其他运动员明显要高出一筹。为此,他对有些基本功的训练不屑一顾。有时对一起陪练的队员露出抱怨的态度。对我给他提出的意见也不虚心听取。在学期结束的全校大会上,当他没听到他的名字在“彩色名单上时,会后来找我。他对我说,他是队里第一号选手,为什么他没有获得彩色”奖。我就对他说,“彩色”这一荣誉是给那些不光在技能上出色,而且还有团队精神的选手。你完全有获“彩色”奖的素质。只要你以后能带领队里的其他队员一起进步,取得更大的成绩,你一定会得到这一奖的。下一年,这位学生完全改变了他在队里的精神状态。他经常帮助其他球员改进技术。当其他运动员在比赛时,他会去为他们加油,喝彩。在他和其他队员的努力下,这一年,我校的羽毛球队获得了私校联盟的唯一一次冠军。他也在接下去的两年里连续被选为“彩色”奖的得奖者。

 

参加社区服务的学生们同样会在为社区服务的同时培养他们的爱心和锻炼他们的领袖能力。就以有一年我带领一组学生为本地小学生提供课外活动为例。每天下课以后,我开着学校的校车,带着一组五个学生,去附近一个小学,为放学后因家里无人照顾而暂时不能回家的孩子提供活动。我们学生的任务就是设计并带领这些孩子开展一些有益的文体活动(见下图)。在做这些社区服务活动中,我的任务是鼓励学生们积极,主动地加入活动的每一个部分。而最后任务的完成,全要靠学生们对孩子的爱心,对设计活动的创新和执行中的热心。而在整个服务过程中,学生们也体验到了为他人付出的一种满足感。一个学期的社区服务,我亲眼看到了每个学生从不同程度上提高了他们的责任心和组织能力。

 

 

  

 

 

二.把培养学生领袖能力這一理念全面化和规范化

我相信绝大多数私校都会鼓励和为学生提供不同的机会去锻炼和提高他们的领袖能力的。但像我校那样,能在培养学生领袖能力这方面全面化,规范化还是不多的。


  1. 全面化

全面化可以从横向和纵向来看。上面我讲的有关给学生提供大量的机会可以看成是横向。而纵向是从十年级开始。十年级是培养和选拔优秀学生领袖的一个重要拐点。不管你是九年级还是七,八年级入我校的,到那时你已经有了一定的时间受到学校注重培养领袖能力理念的熏陶和实践,并开始有了一定的愿望想找一个更大一些的平台来实践和进一步锻炼自己的领袖能力。而在十年级的下半年,学校开始为挑选下一年的低年级班上的高年级辅导员做准备了。高年级辅导员都是从时任11年级的优秀学生中挑选每两人为一组,具体负责一个低年级(七或八年级)班,一般是十来个学生左右。他们的任务是每天放学后和他们负责的班级见一次面,搞一些互动活动。有些活动的主题来自于学校,也有很多时候他们必须自己创造一些健康而有趣的主题活动。这些学生领袖的挑选过程是学生自己报名,全校范围内听取老师的意见,然后由负责低年级班工作的老师进行面试,最后在上一学年结束前向全校公布明年高年级辅导员的名单。这一挑选工作基本限制在十年级学生和他们任课老师的范围内。


到了十一年级的下半年,一个在全校范围内推荐和选拔毕业班学生领袖的工作就开始了。毕业班学生领袖基本上由十四,五位学生组成。每个住宿楼有一位领头兵,另外还有分别负责协调教学,体育,艺术,社区服务和国际学生的领头兵,另外每个不同的年级段也有一个负责的学生,还有一位专门负责协调教堂活动的领头兵,最后是全校的学生头(Head prefect)。我们学校不光把这件事看成是一个选择一些学生领袖的过程,更把它看成是教育学生怎样去迎接挑战,怎样去战胜自我和怎样去面对失望的一个过程。(整个过程的具体细节我会在下一节里详述)。


到了十二年级,尽管已临近毕业,学校对鼓励学生继续提高他们领袖能力的要求没有放松。为了让学生放眼未来,走向广阔的世界,我们在新世纪里专门为毕业班的学生设立了一个“环球领袖文凭。这个文凭的候选人必须参加过至少两次学校组织的环球服务项目,并精通除了英语和法语以外的另外一门语言。在毕业班期间,候选人开始考虑怎么把在中学期间培养起来的对社会以至全人类的关爱付诸于行动。这个行动可以是个人的,也可以是以团队的形式去进行。候选人必须把自己的想法做出一个确实可行的,有特色的计划,并在毕业后按这一计划做有阶段性的实施。在毕业前,候选人要把这一计划在一部分老师和学生组成的答辩组前做介绍。通过答辩的学生才可以得到这一文凭。我参加过两个毕业生计划的答辩。我的感受是这些毕业生真的是花了很多的努力去考虑国家和环球间的一些事, 也真的是想在毕业以后干一番事情来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们学校在离多伦多北面四,五百公里的一个岛上有一个野外基地。八年级,九年级和十年级的学生分别会有一周的时间在不同的气候环境下来这一基地学习野外生存的一些基本技能和进行团队互动活动。九年级的学生是在秋天来基地一周。在一周的时间里,他们首先通过参加团队活动,相互认识,结交朋友。然后以小组的形式离开基地,沿着周边的小岛学习野外扎营和湖上划舟的技能。在这些活动中,不少学生就会脱颖而出,展现他们的领袖能力。


   




而十年级的学生将会在冬天当小岛四周的湖都结成厚冰时,从岸边出发,在湖面上的雪地里步行十几公里到达岛上的基地。然后在以后的一周里学会怎样在冬天的野外生存,怎样挖雪穴并在雪穴里过夜。而在这些户外活动中,除了有专业的户外向导带队外,高年级的学生也会协助向导工作。而这些高年级的学生在十一年级时首先在专业向导和十二年级学生的指导下在基地进行培训,然后在下一年时就可以和专业向导肩并肩地担任学生骨干的作用,带领低年级学生参加各种不同的户外活动。经过这些训练和实践锻炼的学生都有着极高的自信心和极强的组织能力。  





2.  规范化

在爱普比,我们不光为学生提供大量和全方面的机会锻炼和实践学生的领袖能力,我们更把这一理念程序和规范化。我这里就详细地介绍我校是怎样把选择毕业班学生领袖这一过程规范化的。选择毕业班的学生领袖是从每年的四月底开始,整个过程全校师生参与。首先是由学生自己向校长递交申请信和自己的简历。在学生向校长递交申请信前,学校首先会向学生提供一些讲座,专门教授他们如何写专业格式的申请信和简历。在申请信上,他们必须表明明年希望申请的职位,这个选择是可以多项的(一个人可以选几个职位)。然后,全校师生在网上对各个职位的候选人进行投票。而工作量最大,也是对学生有着最大挑战的是面试。学校首先会鼓励候选人尽量找机会与目前在职位上的学生领袖和负责这一职位的老师进行沟通,尽可能地了解工作的性质。


五月长周末的前一天,全校的日程安排为此做了调整。一般的同学中午前就可以放学了,而老师,当年的学生领袖和申请明年学生领袖的十一年级的同学将分成不同的小组进行面试。所有的老师分成了二,三人一组的小组,还外带一个毕业班学生,组成了不同的小组。每个小组专门负责面试申请某一特定职位的候选人。学校提前为每个小组提供了一系列精心选择的问题。这些问题有些是用来了解学生的道德观,有些是用来了解学生对申请职位的了解,自己对未来工作的想法和怎么看待工作和学习之间的平衡和协调。每个组根据候选人对这些问题的答复,包括他们的仪表,回答问题的神态等对他们进行打分和提供文字反馈给校方。校方在汇总了各方面的情况以后,再和具体职位的分管老师进行讨论,最后定出第一轮学生领袖的名单,并通知这些学生,征求他们的意见。等到所有的候选人都确定了以后,学校在暑假放假前向学校公布。整个过程工作量大,牵涉面广,耗时长,但对参与的学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和提高。


当然,对那些没有被选上的学生有时也是一个冲击。我曾有一位学生,他从九年级入校以后在学习上一直是出类拔萃,多次获得年级学习成绩第一名奖。他对课外活动也是积极参与,每年平均要参加三到四个俱乐部,在校内非常活跃。他还每年在校内外做大量的社区服务活动,他还开创了一个为国际学生服务的业余社团,专门为他们学习口语提供帮助。当他申请学生领袖时,不光他自己,他父母,包括我也毫不怀疑他一定会成为下一年的学生领袖之一。但出乎意料之外,当学校宣布名单时上面没有他的名字。为此,他困惑了一段时间,他的父母也来找我,想了解为什么他没有被选上。我先和家长沟通,向他们解释,挑选学生领袖(Prefect)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它并不是简单地挑选出学校最好的学生,再安排到各个职位上。而是根据每个职位的性质和每位学生的特点来挑选最适合这一位置的人选。我又安排时间和学生个别聊。我向他指明,担任学生领袖,一方面是为了进一步锻炼和提高自己的领袖能力,另一方面是为了报答学校而为学校做更多的服务。你今天没有被选上担任某一职位的领导工作,但只要你还想继续参与和进一步提炼自己的领袖能力,还想继续为学校服务,你一定会有很多机会去实现这一目标的。在我的鼓励下,他不再因为失望而徘徊在原地,而是选择更进一步的投入。在毕业班这一年,他继续活跃地推动他开创的业余社团,继续积极地参与多个社团活动,做义工,结交更多的朋友。他还定出了一个毕业后开创一个实业公司为贫穷地区服务的计划作为他的“环球领袖文凭的论文。最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被美国的藤校录取,并在大学就读期间已在“脸书”等大公司做暑期工作。从他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领袖能力的培养有时不一定要一个职位,只要你有心并赋予实践,你就一定会收到预期的结果。


我希望我们以后能见到更多的中国家庭和孩子更多地注重领袖能力的培养,更多地参与所在学校的各项活动,因为这样的参与会为你和你的家庭带来远比考上藤校更精彩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