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百万年薪,留学就失败了吗?


Wed Mar 13 2019房大师


每年中国有大量留学生来到北美,同时也是大量毕业生留学生面临抉择的时候。


200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为14.4万人,海归人数为4.4万人,当年留学归国与出国留学人数占比为30.5%


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增至52.37万人,海归则达40.91万人,归国与出国人数比提高至78.1%


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43.25万人,比例为79.43%




总体回国比例,教育部也公布了一个数据:从1978年到2016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458.66万人。其中136.25万人正在国外进行相关阶段的学习和研究;322.41万人已完成学业265.11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2.23%。



某机构发布的《2017海外人才就业分析报告》,里面形象地说:“十多年前,每出国留学的7人中,大约归国1人;现在每出国留学的7人中,大约归国8人(家属?)。“


决定回国的你们,后悔过吗?看看下面这5个同学怎么说



回国两年,挺想念国外的


@a咕叽咕叽,上海


如今和男朋友回国两年,我还是蛮怀念美国的生活。


首先,怀念国外的多元化。


无论从哪里来,什么肤色和口音,没有人会觉得你奇怪,大家都觉得很正常。


上海如今虽然外国人也很多,但是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日常生活接触的基本还都是中国人。


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房东是韩国人,楼下餐厅是罗马尼亚人,对面发廊是伊朗人,出租车司机是印度人,同学是南非人,每天都会遇到世界上各个角落的人。


虽然身在美国,但是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打交道,非常有趣。


还怀念美国的户外娱乐生活。


我家距离海边开车40分钟,玩帆船玩冲浪都很方便,做热气球,做直升机,做滑翔机,都比国内更容易一些。


周末来个短途旅行租个房车帐篷,冬天去雪山滑雪,夏天去潜水爬山,都是说走就走的旅行。



更重要的,工作和生活平衡,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己掌握。


如今在国内经常加班,少了很多自己的时间,非常怀念以前在美帝的生活。



刚回国时,挺后悔的

@money,北京


两年前,我从加拿大毕业,我身边的朋友都在纠结毕业后去哪里、回国还是留下来时,我没太纠结,很快做出了“回国”的选择。


但刚回来时,挺后悔的。


6年没回国的我,首都机场一落地,扑面而来的一股土气。




每天走的西直门交通枢纽,人山人海,见惯错综纽约复杂地铁的我都觉得汗颜。


不过呢,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慢慢开始get到国内的另外一面。


想吃个烤串火锅生煎包热干面肉加馍烤全羊小龙虾....家门口就应有尽有。




出门吃个豆浆油条或者买个菜,掏出手机扫个二维码就可以支付。


深夜可以随便在街上走夜路,不必担心治安问题惹来杀身之祸。


等地铁车来的时候不必担心有人突然把我推下铁轨,因为有防护玻璃门。


半夜饿了以前在国外都是硬扛着,现在还能去楼下7-11买关东煮。


虽然偶尔有霾,但再也不用去呼吸地铁里尿骚+大麻混合的那股刺鼻闷味儿。


纽约地铁脏乱差


虽然社会依然有许多简陋和不完善的地方,但明显能感觉到年轻一代人在用力改变着。


最重要的是,身边多了家人和许多朋友,再也不会感受到国外那种孤单压抑的心境。


工作不忙的晚上都会跟爸妈出门散步,聊聊天,出国这么多年,回来反而变得很黏他们了。


未来是自己的,国内机会很多发展也很快,只要有能力肯努力也看得见未来。




决心回国前,我曾经和学姐聊过,她说回国有风险。


但时至今日,还是觉得做了正确的选择。


我承认这个社会目前还有许多缺陷,但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对一个中国人来说,似乎比在美国发生的更值得见证。


生活在这里,对我个人而言,见证着祖国最朝气蓬勃的变化,不必担心战争、动乱、疫病、逃难、金融崩溃。


感恩。



脸书员工:回国立马被秒成渣渣

@Dai,北京


作为一个前facebook员工我表示,回国待两个月就后悔了。


以前在海外经常听华人说,如果我回国,肯定混得NB。但回国才发现,自己是个SB。


单单对码农来说,国内的挑战比国外大得多。


大家以为美国大公司高大上,但其实被国内公司秒成渣渣。


像百度、淘宝这种亿量级的app,在美国根本见不到,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我知道的很多google、apple、微软工作很多年的人,回来第二轮面试就挂了。


像jvm concurrent包,spring mvc innodb这些都属于基础中的基础了,只会刷题的国外同学一问就露怯,马上面试就结束...


我还见过国内一个本科毕业的人就能熟练讲出zab、xa这些我至今看不懂的协议,更别提jvm并发这些了,netty kafka flink各种开源工具信手拈来。


不仅懂得多,而且更勤奋,每天都是干到10-11点,周六还加班,项目进度比国外要快得多。



在国外,这些都是无法想象的,在国外周末很多外国员工连人影都抓不到,每个人周末都去钓鱼烧烤享受人生去了。


在国外我已经习惯了朝九晚五,周末去海边钓钓鱼,习惯了安逸。


虽然压力和挑战呈指数倍增,但回国最令我感到受益的,是能力和经验飞速的成长,还让我找回了那种憧憬梦想的初心。


有人说,有梦想就回来,求安逸就留下。


那我觉得,选择梦想更硬核一些。




我哈佛毕业,现在回国做移民

@H.Y.W,湖北


作为一名哈佛毕业生,我却回国做了一名“农民”。


我出生在上海,父母都是“海漂”,工作非常忙,从小爷爷奶奶从农村来把我带大。


2014年,我拿了奖学金,去哈佛大学生物工程系攻读硕士学位。


不少人在我毕业之前问我的人生规划,许多校友都在硅谷、华尔街等地拿到了offer,拿着百万元人民币的年薪,生活在美国繁华的大城市之中。


但我觉得这不是我的理想,我脑海中时常冒出从小养我长大的老人们,我想为他们做点事情。


之后,我偶然间看到国内南方一处小村庄在招村官,帮贫苦落后的村子搞脱贫。


随后,我便揣着一张《大学生村官报名登记表》,坐着绿皮火车,奔赴那个小村庄,一个距县城80公里,水田相连,交通闭塞,只有400名老幼留守的地方。


没有公寓,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没有五险一金,月薪仅800元。




这里不同于马萨诸撒州的波士顿,想喝一杯星巴克,需要借个土摩托开近百公里的黑路。


我住在一个八九平米大、墙皮脱落的老房子里,一口老木柜、一张木床,床头旁守着尿桶。


南方的农村的冬天又冷又潮,所住的屋顶就是临时用蛇皮袋材料搭的,下雨时还会漏雨,冻得难以入眠。


刚开始父母和朋友们都不理解我,觉得国外有好工作为什么不去,去农村能干什么,对不起父母这些年的投资。


乡民们都不信任我,都说我连田都不会种,能脱个啥子贫,视我为异物。


但我坚信,该有人到这里,帮助农民创富。之后,我开始了风餐露宿,却有充实有意义的生活。


我跑田地,找专家,看种植书籍、寻销路、给农产品塑品牌、养猪,种油桃,每天从早上天还没亮,忙活到半夜。


通过半年的坚持不懈,我给村里办了新的合作社,发展了猪和油桃两个经济产业。


村里的油桃价格翻了近2倍,甚至有时还供不应求了。


不仅如此,我还帮助村民们修了水渠,安了路灯,建起了养老院。


去年年底,我发起了公益项目,招揽更多的大学生来农村,帮助改造农村的经济建设。


如今,村民们的月收入有明显提升,不少村民的月收入翻了一倍。


现在看来,我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如果当时选择了留在美国,就无法帮助到这么多的人,更无法带动更多的人来关注不起眼的农村。


从哈佛毕业,选择当农民,做一名帮助农民的人,我从未后悔,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我不喜欢我在硅谷的工作

@Cathy Wu,美国


我在美国学Data,因为这个专业在美国工作机会很多。


毕业之后,我在硅谷一个世界500强公司找到了一份数据分析师的工作。


但时间久了之后,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data这行。


每天打开电脑就痛苦,上班之后盼着的就是5点能够下班。


最初,我觉得是我自己的态度有问题,而看到别人每天心情亢奋,工作上高歌猛进,这些人更加认为自己应该更努力的工作。


于是我开始逼迫自己去好好工作,并用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在美国找到工作很不容易的“,”再熬几年熬出绿卡就好了“......


在美国的中国人,只能找和专业相关的工作,所以找工作的领域比较狭窄。


美国大学毕业的中国人,有多少人是找到sponsor H1B的公司,然后工作下去。


因此,在最崇尚自由和表达的美国,你却会发现大家在谈论工作时都异常的实际,互相关心最多的是”工作好找不好找“,”有没有身份“拿。


找到工作的,不论是什么工作,都是“成功”的。


时间久了,一些人虽然发觉自己并不喜欢手上的工作,但为了身份,为了在国外呆的久一点,也就硬着头做下去。


后来发现自己渐渐也习惯了,虽然不热爱,但也能勉强混下去。


这就是梦想在安乐死的过程。



但是再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没错,我是中国人,我在美国这个地方无论我多么努力多么优秀,我都可能是最先被牺牲掉的一批。


在美国,中国人想当大人物太难了,头顶上始终有打不破的glass ceiling。


想起《西游记》里,唐三藏被乌鸡国僧人冷待时说:“人离乡贱”。


不论自己多么努力,自己始终是乡外人。


我可能是公司里最用功的,但是也可能是公司里最爬不到高层的,拿着不算多不算少的工资,卖力的给随时可能会牺牲掉你利益的人干活。


有一个比我大很多的姐姐,在美国大概已经快20多年,绿卡先后排了4次才排到。


911的时候她先生的公司裁员,首当其冲的就是外国人。


她也同样如此,每次快要拿到绿卡结果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换工作重新开始排。她说:


“其实真的很想回去,在这边每天被Partner气的内分泌都失调了,但是现在回不去了,因为出来太久,回去已经不知道可以做什么怎么融入国内的职场社会了。


只想着现在再多挣点儿钱老了回国去养老。”虽然已经是资历最深的manager,却依旧止步不前。


做着比其它的人两倍不止的工作,还经常有人抱怨她内向,要和同事多social。


别人遇见不开心或者不爽的境遇可以和上司抱怨抱怨甚至辞掉工作跳个槽,但是中国人不能,因为我们的身份依赖着公司的sponsor。


想想我觉得,我宁愿回去。


如果我输了,不外乎是我的确不够优秀。这个原因,要比因为肤色这个理由要强得多。



留学生涯注定在我们生命中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国以后,留学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变得格外美好,看到Tim Hortons开到中国都要激动半天。



那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中国留学生带着一脸懵懂,初到加拿大的时候,或在机场、或在学校、或在路边,在学长学姐、房东或者店员的指点下,说出那声之后喊了4年的“double double”,才与Tim Hortons有了不解之缘。


“double double”不仅和加拿大鹅一样,都是加拿大特有的符号,也是不知陪伴了大家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小伙伴”。


考试前、小组讨论时、甚至步入社会熬夜加班时,买一杯或者几杯“double double”,再加上一盒Timbits,已经逐渐成了大家生活中的日常习惯


一眨眼,在“double double”的陪伴下,很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家有家的温暖,国外有国外的风景。


别想太多,随心而去。


坦然活出自己,是最重要的。